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男神快穿攻略 > 106.我有病你有药吗

106.我有病你有药吗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执拗的语气,让司白犯了愁。
  她能拿这个女人怎么办。
  放不开,打不得,又说不听。
  无奈,只好任由顾流兮抱着自己,然后一点一点的往外走,要跟着那就跟着吧,反正也是自己的病人,只要不带出去,在这医院,他还是可以说得上话的。
  顾流兮像是树袋熊一样,整个人挂在了司白的身上,虽然司白一直在动,但是她愣是没有从司白的身上掉下来,而且还抱的很稳。
  不要问顾流兮是怎么做到的。
  这是天生的技能,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样抱的这么稳的,就是觉得这个动作,她好像是很熟悉的样子,好像已经试过很多次了。
  司白还要去查房,还有几个文件要去看,而且今天似乎又有一个人被送进来了,也是他负责的,他还要过去接人才行。
  然后问清楚状况,做个文件的整理才行,现在又多了一个顾流兮。
  走到一半,司白看见了另外一个大夫,干脆让他去拿了镇静剂,直接给顾流兮注射了之后,这人才安静下来,被司白抱去了房间里。
  得到自由的司白总算是松了一口气,急匆匆的就出去了。
  而在司白出去之后,躺在床上的顾流兮却睁开了眼睛,直接坐了起来,眼中一片清明,伸手摸了摸被打过的针孔,顿时有种想哭的冲动。
  “小冷,这不是虐待我吗,这还让我怎么攻略!”顾流兮表示了自己的愤怒之意。
  “不是虐待,这是宿主的攻略方式,所以,不在我的职责范围之内。”小冷十分耐心的解释道,“宿主,还请自己注意身份。”
  你不就是想说我现在其实就是一个精神病人,一旦做出什么有些怪异的举动,只会被直接注射镇静剂吗!
  这个分明就是很正常的亲密举动啊!
  但是为什么就是非要给她注射镇静剂!
  她不正常吗!
  顾流兮摔锅,这个任务,还能不能愉快的完成了!
  “宿主,请问还有什么问题吗?”在顾流兮沉默了一会儿之后,小冷却再一次开口了,和往常直接切断联系不一样,今天的小冷似乎格外的热情!
  阿摔!
  这是在嘲笑她现在是精神病人吗!
  “没有了,你可以去死了!”如果现在小冷是可以变成实体站在顾流兮面前的话,顾流兮估计会毫不犹豫的直接一脚踹过去。
  嗯。
  就是那种一点都不留情的,往死里踹的那一种。
  这分明就是在嘲笑她。
  赤果果的嘲笑!
  小冷很快就切断了两个人的联系,也不知道刚刚顾流兮的那一句话给她造成了多大的打击。
  在和小冷切断了联系之后,顾流兮直接整个人趴在床上,看着天花板开始数羊,努力让自己睡过去。
  这里没电视没手机没电脑,就是连一个娱乐的东西都没有,整间屋子除了一张床就是一把椅子,其他,就呵呵哒了。
  赶紧的就好像是牢房一样。
  如果不是知道自己的身份是精神病人,以及周围一片白茫茫的颜色,以及可以闻到的消毒水的味道,她都要怀疑,其实这里不是精神病院,而是一座监狱了。
  真的是一点娱乐的东西都没有留下,更加过分的是,这把椅子还是上幼儿园的时候坐的塑料的椅子,就连床杆也是用厚厚的布包起来的。
  关键是,窗户居然还这么高,无聊的时候想看个风景都不行,就差在上面装上护栏了!
  怎么,这是怕她自杀不成!
  ……
  可能真的是因为太无聊了,周围又十分安静的关系,所以导致顾流兮躺在床上,很快就睡着了,而且这一觉,睡得很沉。
  醒来的时候,脑子还有点晕晕乎乎的,一睁开眼睛就是司白的脸,他就坐在自己的床边,拿着一本书,也不知道是在看些什么,顾流兮只听得到他翻书的声音。
  而司白后来似乎也感受到了一点什么,低头,看见了顾流兮乌溜溜的大眼睛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他,眉梢不由一挑:“醒了?”
  刚刚打的镇静剂,其实也差不多在这个时候可以醒过来了。
  顾流兮见司白看自己,立马就摆出了一个精神病该有的样子,直接跳起来,抱住了司白的脖子,然后十分亲昵的蹭着司白。
  司白也就任由去了,谁会和一个精神病计较这么多?
  “想不想吃点东西?”
  或许是习惯了当一个医生,所以司白的声音很温柔,动作也十分轻柔,因为身上多了一个顾流兮,所以一直不敢有大动作,就这么让她抱着自己。
  “嗯嗯。”顾流兮使劲的点了点头,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然后一本正经的开口,“本仙子的蟠桃给那个狐狸精偷走了!本仙子饿了。”
  “是是是,饿了,我们现在就吃仙桃,好不好?”司白也跟着点了点头,看了一眼那个小板凳上的白粥,在看了一眼挂在自己身上不肯下去的顾流兮,琢磨着要怎么样才能把那碗白粥拿过来。
  “老公老公,蟠桃在哪里啊,本仙子饿了。”顾流兮嘟着嘴巴撒着娇,抱着司白的脖子蹭了好几下,满满的都是对司白的依赖。
  司白无奈,只好让她趴在自己的身上,然后小心翼翼的走过去,还要一边不让她掉下来,所以拿粥的路程十分艰辛。
  好不容易拿到了,但是顾流兮还不肯吃,非要司白喂着吃才行。
  司白瞬间觉得,自己已经不是医生了,而是一个三岁大的孩子的保姆。
  但是有一点司白想不通的是,为什么这人为什么在一夜之间就变得不正常了呢?
  本来今天是可以出院的,今天再做一次健康检查就没问题了,但是没想到,这人说疯就疯了,一点征兆都没有的,而且为什么,变得十分黏人,而且就淡淡的只黏着他,对于其他人,似乎是一点感觉都没有。
  尤其是对左舞诩,好像已经是到了很恨之入骨的地步了。
  可是前几天看她们两个人的情况,好像是聊得不错的样子,不过就是一个晚上的时间,就变成生死大敌了,也不知道是昨天晚上两个人究竟说了什么话。
  才让顾流兮的反应这么巨大,甚至好像是伤到了脑部的神经?
  “老公老公!”见司白不理会自己,顾流兮便直接扯了扯司白的袖子,然后可怜巴巴的像一只被主人丢弃的小狗狗一般,张着嘴巴,一副求投食求收养的可怜模样。
  司白顿时觉得头更大了。
  不过毕竟还是自己的病人,他还能如何,只能老老实实的一口一口的喂,不过顾流兮也算是听话,他喂一口,她就吃一口,所以很快就把整碗粥都吃光了。
  而司白刚刚准备站起来的时候,就发现顾流兮的嘴巴旁边都是饭粒,还傻兮兮的笑着,眉眼弯弯,可爱的小虎牙以及脸颊上的小梨涡,倒是多了几分可爱的意味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