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骷髅幻戏图 > 第89章 猛虎蔷薇 三

第89章 猛虎蔷薇 三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林半夏注意到了宋轻罗的说词,他说的是,自己要找的“东西”,而不是人。显然,若非情况特殊,正常人决不会用东西二字来指代自己的母亲,林半夏迟疑道:“这个……盘子,和你母亲有什么关系?”
  
  宋轻罗扭头,看向门口的的大汉。
  
  大汉刚才还是气势汹汹,这会儿却像个被人欺负的小姑娘,小心翼翼的站在门口,满脸孤苦无依,林半夏甚至都怀疑他下一刻就要哭出来。
  
  宋轻罗面无表情的走到了他的面前:“这个瓷盘你是在哪儿买的?”
  
  大汉说:“这、这就是镇子上买的呀。”
  
  宋轻罗:“什么时候买的?”
  
  大汉似乎有点不记得了,面对宋轻罗的死亡凝视,苦着脸继续努力的回忆,想了好一会儿,勉强想起来什么:“好像是五月份的时候,我进了一批货,这盘子没人买,就一直放在店子里了。”他本来想要拿到手里认真的看看,但见宋轻罗没有松手的意思,也不敢提要求,只好隔着看了一会儿,谁知越看越不对劲,疑惑道,“哎?不过我记得当时买这盘子的时候,上面不是人物图,而是松柏啊?这画看起来好陌生……难道是我记错了?”
  
  他说完这话,又怕宋轻罗找他麻烦,讪讪的后退了两步:“可能是我,记错了吧。”
  
  宋轻罗阴沉着脸色,半晌没吭声,好在他最后没有再找大汉的麻烦,转身对林半夏使了个眼色,示意回家。
  
  林半夏跟在他后面,脚步慢了些,道:“对了,你这瓶子和瓷盘一共卖多少钱啊?”
  
  大汉说:“瓷盘就送给你们了,瓶子,瓶子……一……一……”他本来想说一千的,但是又害怕前面那个漂亮男人,一了半天,一了个:“一百。”
  
  “什么?!”林半夏大惊失色,“一百??我刚才可是扫二维码扫了三百五呢!”
  
  大汉哭笑不得:“那要不然我把钱退你吧,这盘子就算我送你了。”
  
  林半夏:“那怎么好意思,咱们有多少钱算多少,你就退我二百五吧。”
  
  大汉心想自己真是个二百五,好好的去口花花人家干什么,也没敢反驳,默默的掏了手机出来,给林半夏扫了个二百五回去,只当是花钱消灾。林半夏心满意足,心想下次砍价的时候还可以再狠一点,殊不知人家已经被他的大刀砍的鲜血淋漓,就只剩个脑袋了。
  
  宋轻罗拿着瓷盘,一路上都很沉默,林半夏知道他在想事情,也没敢打扰他。之前从朱老爷子那里,他得知了宋轻罗的身世。宋轻罗父亲死在了书房里,变成了一具只有骨头的骷髅,而宋轻罗的母亲因此和他搬出了那个庭院,之后抛下宋轻罗独自离开了。
  
  现在看来,母亲的离开似乎另有隐情。那么问题又出现了,林半夏清楚的记得,当时宋轻罗说过一句:“我妈已经死了”,可朱老爷子,却坚持说宋轻罗的母亲好好的,两人说法的不一致,虽然可以解释为宋轻罗在赌气,但怎么想,都觉得怪异。
  
  无数的问题困扰着林半夏,而答案,全掌握在宋轻罗的手里。
  
  两人一路无言,回到了李稣家的别墅里。这会儿太阳已经落山了,晚霞燃遍天空,红艳艳的云彩如同火烧一般,炫丽耀眼,美的惊人。暖色的光,打在宋轻罗沉默的面容上,让他看起来像是要同霞光一起燃尽一般。林半夏看着看着,心里有点突然发紧,伸手抓住了宋轻罗的手,低声道:“你别急,我也在呢,事情总会解决的……”
  
  宋轻罗低低的嗯了声。
  
  两人进了庭院,看见李稣站在不远处给花浇水,李邺就在旁边,脱了鞋挽起裤脚正在伺弄花草,两人看上去分外的和谐,听见他们的脚步声,回过头来看着他们。李稣招招手,冲着两人打招呼:“去镇子上逛了?买了点啥呀?”
  
  林半夏道:“没买什么。”
  
  宋轻罗没理李稣,抱着瓷盘自顾自的进了屋子,这模样倒是把李稣吓了一跳,小声道:“他怎么了?遇到什么事儿了?”
  
  林半夏觉得宋轻罗家里这事儿还是别让李稣知道的好,摇了摇头,没说话,他把手里的瓷瓶递了过去:“这上面,是画的你家吧?”
  
  李稣:“……哎?”他低下头,看向林半夏手里的东西。
  
  那是一个精致的青花瓷瓷瓶,上面的图案,李稣只看了一眼就认出了是什么,脸色顿时大变:“你在哪儿买的?”
  
  林半夏道:“就是小镇的商店里。”
  
  李稣:“怎么可能?!!”
  
  林半夏道:“怎么不可能,的确就是在镇子上买的。”
  
  李稣道:“宋轻罗就是因为这个不对劲?”
  
  林半夏低声道:“不是,是……是他家里的一些事。”
  
  李稣见状心领神会,跳过了这个问题,道:“能和我详细聊聊这瓶子的事儿吗?”
  
  林半夏说:“可以晚一点吗?我先去看看轻罗。”他觉得宋轻罗的情绪从刚才就不太对,实在是有些担心。
  
  李稣点点头,示意他去。林半夏这才转身离开。
  
  看着他的背影,李稣握着瓷瓶的手,因为过度用力,爆出了青筋,他深深吸了一口气,压下某种沸腾的情绪,对着李邺道:“走吧,先去准备晚饭。”
  
  “好。”李邺轻声应道。
  
  林半夏回了他们住的地方,看见宋轻罗坐在阳台上,手指摩挲着他买下来的瓷盘,表情冷漠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  
  林半夏走到了他的身边,轻轻的叫了声:“轻罗。”
  
  宋轻罗回头看见是林半夏,冷漠的表情松动了一些,道:“半夏。”
  
  林半夏说:“能……和我说说吗?当然,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,我也就只是问问。”
  
  “当然可以。”宋轻罗道,“我的事你都能知道。”他叹了口气,像是在做心里准备似得,整个人的身体都绷得直直的,缓声和林半夏说起了当年的事。
  
  当年宋轻罗父亲出事之后,他的母亲就带着他离开了那个院子,搬到了其他的地方居住。但父亲的去世,却并不是这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故事的结束,而是一个开始。
  
  宋轻罗突然发现,自己的身体出现了一些奇怪的变化,他的体重开始变轻,力气也跟着变大,周遭甚至开始出现一奇奇怪怪的声音,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呼唤着他,引诱他靠近。和他一起产生变化的,还有他的母亲,那个漂亮温柔,即便是最艰难的时刻,也选择将儿子护在身后的女人,身体上也开始出现一些奇怪的变化。
  
  “那时候他们想把我带走,我的母亲不同意。”宋轻罗道,“没办法,就在我们家的附近派驻了很多人手,守着我和我的妈妈,那时候我还小,就六七岁的样子吧,完全不知道,这些变化意味着什么……”
  
  林半夏道:“后来呢?”
  
  宋轻罗说:“后来我妈妈不见了。”
  
  林半夏愣住。
  
  “所有人都没发现她不见了。”宋轻罗道,“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,所有人,包括那些工作人员,都觉得她还生活在那栋房子里,可是我却知道,她不见了……”他语气有些发沉,“我看不到她,其他人却能看到,好像疯掉的那个人是我一样——我知道,我没疯,是我的母亲,和我的父亲变成了同样的东西。”
  
  这是后来宋轻罗才弄清楚的事实。
  
  林半夏差不多懂了,李稣曾经告诉过他,宋轻罗家的书房里,发现了不止一件异端之物。这些异端之物的效果显然对生活在屋子里的一家三口产生了影响,父亲变成了骷髅,母亲直接消失,而宋轻罗,也成了身姿轻盈,甚至可以容纳异端之物的伴生者。
  
  按照宋轻罗的说法,所有人都可以看到他的母亲,除了他自己。
  
  这种变化,简直要把年幼的宋轻罗逼疯,好在情况没有持续太久,那个幻影也消失了,消失之前,有人看到她拿着行李匆忙的从火车站离开,至此,宋轻罗彻底成了孤儿。
  
  而随着母亲的离开,有两个选择摆在宋轻罗的面前,一是进入基地成为史上最年轻的监视者,二是进入特殊的孤儿院,在确定没有危害性之后,作为普通人活下去。
  
  家破人亡的宋轻罗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者。
  
  林半夏听的很沉默,他是个从小没有被人父母疼爱过的,但想也知道来有些事情得到之后再失去,比从未得到过还要痛苦。别看宋轻罗此时说起当年的事,那般轻描淡写,然而家庭的巨变,定然会在他的灵魂上刻下道道狰狞的伤口,而这些伤口永远也不会愈合,反倒随着年龄的增长,深入骨髓。
  
  林半夏听的有点难过:“后来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?”
  
  宋轻罗说:“嗯。”
  
  林半夏:“什么?”
  
  宋轻罗道:“我一直觉得我妈还在我身边,进入基地之后,也一直在寻找她,在我成为监视者的第五年,我终于发现了她的踪迹。”
  
  林半夏道:“你找到了?”
  
  宋轻罗说:“我找到了……她的尸体。”
  
  林半夏:“……”
  
  宋轻罗说:“你猜猜我是在哪儿找到的?”
  
  他的语气太阴森,让林半夏不由得紧张起来,他小声道:“哪里?”
  
  宋轻罗自嘲的笑了:“就在我住的地方的床下面。”
  
  林半夏:“……”
  
  宋轻罗说:“我找到了一张,干枯的人皮,虽然很不愿意,但是的确可以确认,那就是我的妈妈。”他说到这里,长长的吸一口气,像是要压抑住某些在胸口奔腾的情绪,“那皮不知道在床下面放了多久,已经完全不成样子了,我捡起来的时候,碎了一地……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