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大唐扫把星 > 第495章 明静这个贱人

第495章 明静这个贱人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刀光闪过。
  
  铛!
  
  王良只觉得手中一沉,横刀就猛的下沉。
  
  这是蓄意的一刀,堪称是倾尽全力。
  
  出手的人竟然是个断臂!
  
  另一个男子抬头……
  
  “贾……”
  
  刀光闪过。
  
  王良只觉得咽喉那里一冷,接着眼前就被血光给模糊了。
  
  他缓缓倒下,看到李玉成猛的从马背上弹了起来,一腿扫去。
  
  这一腿迅疾如电!
  
  呯!
  
  对方双手格挡,被踢飞了起来。
  
  “嗷!”
  
  腿上传来的剧痛让李玉成不禁惨哼一声。
  
  那人的手臂竟然坚如钢铁!
  
  不可能!
  
  那人扑了过来,李玉成勉强再起腿。
  
  呯!
  
  他只觉得迎面骨那里像是被谁用大锤重重的砸了一下,不禁单膝跪地。
  
  斗笠下的脸很年轻,也很兴奋,冲过来一膝就让李玉成失去了抵抗力。
  
  他努力抬头,见这个年轻人走来,板着自己的脑袋,“二哥,你说要用多少劲才能扳断他的脖子?”
  
  “不……”
  
  李玉成虚弱的求救,年轻人走到身后,双手把住他的脑袋,然后用力……碰撞间,他发现年轻人的手臂上套了东西,很硬。
  
  “为何停住了?贱狗奴,为何停住了?”
  
  陈老宇在车里醒来,骂道:“快些回家。”
  
  他突然吸吸鼻子。
  
  作为曾经的瓦岗一员,血腥味他并不陌生。在以往他嗅到血腥味会兴奋,想杀人,可此刻血腥味却让他嗅到了危机!
  
  他猛地坐起来,刚想窜出去。
  
  车帘被人掀开了。
  
  斗笠下的那张脸让陈老宇心中一颤,绝望中,他低声道:“老夫发誓今日什么都没发生。老夫发誓从此刻起,陈家便是贾家的附庸,若违此誓,老夫的子孙男为奴,女为妓……”
  
  贾平安微微皱眉,随即松手,车帘缓缓落下,遮住了彼此。
  
  “多谢武阳侯,多谢……”
  
  刀光撕碎了车帘……
  
  陈老宇躺在里面,脖颈上开了个大口子,鲜血喷涌,渐渐的流淌下去。
  
  三骑远去。
  
  几个行人怯生生的靠过来,刚才电光火石般的厮杀惊呆了他们,等反应过来时,一切都结束了。
  
  “好惨,死了两个。”
  
  “叫人!”
  
  “杀人了!”
  
  金吾卫的最先赶到。
  
  两个军士一人负责一个,蹲在那里检查尸骸。
  
  “一刀致命。”
  
  “此人的脑袋被人活生生的扳断了。”
  
  众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。
  
  “看看车里是谁。”
  
  破碎凌乱的车帘被掀开。
  
  鲜血在车厢里并未形成血泊,而是被被褥吸收进去,再慢慢流淌下来。
  
  一滴滴粘稠的血液往下流淌,车里的老人仰躺着,脖子上的口子还是缓缓流血。
  
  “是谁?”
  
  坊卒们出来了,见到那二人就惊讶的道:“是陈家的人。”
  
  将领皱眉,“你等来认认此人。”
  
  两个坊卒过来,有军士拉起车帘,“里面此人可认识?”
  
  一个坊卒探头看了一眼,被血腥味冲的干呕了几下,然后说道:“是陈老宇!”
  
  陈老宇死了。
  
  “陛下,陈老宇被当街斩杀在马车里。”
  
  李治的眼中多了些快意,“死的极好!”
  
  王忠良知晓当初有人摸进贾家时皇帝的愤怒!
  
  将领在前方为大唐厮杀,后方却有人想弄死他的家小,谁能忍?
  
  皇帝杀气腾腾的等着动手,可刑讯却无果,百骑最厉害的彭威威出手也没法让那个被阿福抓烂了脸的贼人开口。
  
  但大统领家遇险让百骑离奇的愤怒了。
  
  随后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查探,得出了结论,就是陈老宇干的!
  
  但没证据!
  
  皇帝没证据,唯一能做的就是把陈老宇赶回家去啃老米饭。
  
  王忠良知晓百骑在盯着陈老宇,但凡他走错半步,等待他的将是严惩。
  
  可没想到错处还没抓到,陈老宇就死了。
  
  李治笑了笑,然后淡淡的道:“去告诉武媚!”
  
  这是要让武昭仪高兴高兴吗?
  
  王忠良觉得皇帝果真有人情味。
  
  晚些他亲自去告知了这个消息。
  
  “知道了。”
  
  等王忠良一走,武媚笑道:“平安干得好!这等人就该弄死他!”
  
  邵鹏低声道:“昭仪,不一定是武阳侯做的。”
  
  武媚看了他一眼,“你以为陛下让王忠良来告诉我是为何?就是知晓必然是平安做的,让我看着办。”
  
  武阳侯,你好自为之!
  
  邵鹏为贾平安默哀一瞬,
  
  “杀就杀了吧。”
  
  武媚低头看书,突然幽幽的道:“竟然不能杀了陈老宇全家……”
  
  邵鹏脊背发寒,心想以后谁做了昭仪的敌人,下场多半很惨。
  
  随即有人弹劾,说陈老宇死于贾平安之手。
  
  “放特娘的屁!”
  
  贾平安在百骑里叫嚣,“这要年底了,耶耶整日忙着管长安的治安,回家还得盯着两个婆娘不要打架,不要吃错东西,哪有功夫去杀什么陈老宇……”
  
  他骂骂咧咧的出了百骑。
  
  正好遇到了王琦。
  
  “人定然就是你杀的!”
  
  王琦走路看着很威风,外八字特别大。
  
  贾平安看了他的下身一眼,“我能告你污蔑!”
  
  王琦冷冷的道:“就是你杀的!”
  
  有官员路过,大概是长孙无忌一系的人,也怒道:“就是你杀了陈老宇!”
  
  这是千夫所指啊!
  
  无需证据就审判了贾平安。
  
  虽然不能惩罚你,但却能让你背上一个杀人的名头。
  
  面对那些目光,贾平安很平静的道:“我为何要杀他?”
  
  所有的质疑都消散了。
  
  是啊!
  
  贾平安为何杀陈老宇?
  
  “你……”
  
  有人想说陈老宇派人去刺杀你两个婆娘,但却忍住了。
  
  证据何在?
  
  “杀得好!”
  
  李敬业出来了,骂道:“那等贱人,不杀还留着耗费钱粮?回头一家子都杀了。”
  
  这个憨货的话没人当真。
  
  贾平安的目光扫过这些人,缓缓走过去。
  
  褚遂良出来了。
  
  刚才他和长孙无忌说了一嘴此事,长孙无忌断定就是贾平安下的手,而且没动用百骑!
  
  他想追究,但没证据。
  
  他笑了笑,“老夫在看着你。”
  
  “我比你年轻,我是朝阳,而你是夕阳。注定我升起,而你跌落,所以你看着我什么?看着我光芒万丈吗?”
  
  贾平安的话梗的褚遂良心中难受。
  
  “人是你杀的。”
  
  先前不少人来寻他和长孙无忌,想为陈老宇讨公道,可却被长孙无忌压下了。
  
  贾平安不会承认,如此谁也无法指责他。
  
  贾平安突然一笑,“是啊!就是我杀的。”
  
  他扬长而去。
  
  褚遂良发现周围没人,而贾平安的声音很小,就只有他们二人才能听见。
  
  褚遂良面色涨红,有人路过,“褚相这是怎么了?”
  
  “无事!”
  
  他一肚子火气憋着,随后去寻了长孙无忌。
  
  “贾平安当着我承认人是他杀的。”
  
  长孙无忌皱眉,“他再傻也不会承认。登善,做事要有格局,莫要为了某个人而失去了理智,那样你走不远。”
  
  “可他……”
  
  可他真的说了啊!
  
  长孙无忌摆摆手,值房里的官员出去,他才缓缓说道:“陈老宇派人去动手,没证据,被陛下免职。贾平安杀陈老宇,同样没证据……”
  
  “但免职却不能。”褚遂良苦笑,“只因他是陛下的人。”
  
  长孙无忌点头,“否则皇帝有何尊荣?”
  
  他起身拍拍褚遂良的肩膀,“最难受的大概就是柳奭。那陈老宇出手便是他的主意,陈老宇被贾平安当街砍杀,柳奭担不担心?”
  
  ……
  
  “柳尚书。”
  
  柳奭在值房里冷汗直流。
  
  他从不知道什么叫做一怒杀人,如今知道了。
  
  “进来。”
  
  “皇后召见。”
  
  柳奭一路进宫。
  
  王皇后的抹额已经不戴了,发际线高的让人绝望。
  
  “如今皇帝也不来,也不会多看我一眼,我还遮掩什么?”
  
  王皇后自嘲着,然后低声问道:“陈老宇之死可是贾平安所为?”
  
  柳奭点头,“八九不离十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