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天作不合 > 第六百六十六章 不惧

第六百六十六章 不惧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看着素淡甾衣广袖之下那张俊美到毫无瑕疵的脸,女孩子却没有半分欣赏的心思,只是对着面前的俊俏大师再次陷入了沉默。
  
  比起身负血仇的平庄,眼前这位才是真正难对付的角色。不知他是正是邪,这不是乔苒自己得出的结论,而是曾与他打过交道的张解、大天师得出的结论。
  
  素日里众人眼里精通佛法的高僧的一句承诺“此事与崔家无关”她当真相信吗?乔苒暗自摇头:她不敢相信。
  
  她见多了表里不一的人物,断不会因为他的一句承诺就当真相信崔家干干净净,一个当真出世的出家人的眼神绝对不是方才那样的。
  
  沉默了片刻之后,女孩子笑了,她看向怀玖大师,念了一声佛号“阿弥陀佛”,而后,转向一旁一脸茫然状的平庄,问道:“怎的今年突然想到回去祭祖?”
  
  平庄挠了挠头,道:“又不是我一个人回去。”不过虽是不太想回答女孩子,但大抵是长久面对女孩子所产生的服从心理,他还是详细的解释了一番:“崔家每年都会派些人回去祭祖的,今年小辈中有好些都忙着课业,为来年的科举准备。看来看去,便只有我这个不消参加科举的人闲着了,因此我便回去了。”他说着,不忘“身残志坚”的拿着手里的剑甩了个漂亮的剑花,得意道,“派我随行,还可以少带几个随行的暗卫,岂不是最好?”
  
  乔苒看着他吊在半空中的腿,顿了片刻之后,才道:“听周世林说,你跟在我身边是准备借机查家姐遇害的真相,查的如何了?”
  
  原本脸上还有些许笑意的平庄听到这里,脸上的笑意顿时一滞,半晌之后,他冷笑了起来:“不是真真公主害的还能有谁?”
  
  还有,这大督护也太不仗义了,说好了绝不对外透露的,他不过是离开长安城几日的工夫,怎的乔大人什么都知道了?
  
  “既然早知是真真公主害的,那你跟在我身边做什么?”乔苒拧了拧眉心,摊手道,“我是个大理寺的查案官员,在我这里,除了能学会查案,旁的还能学什么?你既早知是真真公主下的手,那根本不用再多此一举寻出真相了吧!”
  
  平庄将手里的剑放在了一旁,脸上多了几分无奈:“不是最好光明正大的把真真公主送进狱中吗?自己行刺且不说未必能成功,就算能成功,自己不是下大狱就是要亡命天涯躲避牢狱之灾什么的,哪有自由身来得好?”
  
  能好好的活着为什么要东躲西藏?这不是没事找事做吗?
  
  女孩子嗯了一声,再次看向他那只吊起来的腿,顿了片刻之后,才道:“那你好好养着,我回头会叫甄大人请个大夫过来替你看看的。”
  
  这话听的平庄脸色再次变得微妙了起来:他就说嘛,每次都是这样。一时以为这位上峰在关心自己,结果回头就给自己一个没脸,以为这位上峰在给自己没脸时,她又开始关心自己。
  
  女人善变这四个字在这位上峰身上简直表现的淋漓尽致。
  
  平庄面上纠结的表情落在女孩子眼中,女孩子没有在意。平庄这种表情她看的太多了,一看便知道是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,不用理会。
  
  至于找个大夫,也是为了确保平庄的动向和行踪。这么想虽说作为上峰有些不应该,不过此时当务之急是要查清楚徐十小姐的事,局面已经够乱了,这傻小子便不要再入局添乱了,好好养他摔断的腿便好了。
  
  “如此的话,大师,我等还有要事在身,便先告辞了。”乔苒说着再次向怀玖大师行了个佛礼,转身带着人离开了。
  
  目送着一行人离去的背影,纠结了好一会儿的平庄总算回过神来了,他转头,看向一旁的怀玖大师,似是有些讶然:“九叔,乔大人同你告别呢!”
  
  他家九叔行事一贯滴水不漏的,便是乔大人方才的质问惹恼了九叔,也断不该连一句回礼都忘了吧!
  
  怀玖大师“恩”了一声,回看了过来。日光下,那张出尘的脸上不复以往超脱于世的淡然,转而多了凝重。
  
  平庄看的心头一跳:他有多久没在九叔脸上看到这样的情绪了?不再是超脱于世的与己无关,那个曾经惊才绝艳,被族中寄予厚望,一手掌棋指点全族的崔氏九子难道重新回来了?
  
  “九叔,你……”他张了张口,想要说什么,却一时又不知该如何开口。
  
  不等他把话说完,坐在角落石桌旁的怀玖大师便起身,淡淡道:“我随你下山。”
  
  什么?下……下山?平庄一惊,本能的整个人跳将了起来,不过因着那只被石膏固住的脚,人也一下子被绊的重重的摔在了地上。
  
  不过此时,他却委实感觉不到什么疼痛,只是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怀玖大师,磕磕巴巴道:“当……当真?”
  
  不管是族里还是他劝了九叔多少年都没什么用,今日被乔大人这般一质问竟突然想开了?平庄又惊又喜,忍不住再次开口问了他一遍:“九叔,你当真愿意同我下山?”
  
  “恩,下山。”怀玖大师说着,瞥了他一眼,道,“收拾收拾,我和你一起回去!”
  
  若说先前那句还只是怀疑,这一句却着实已经坐实了他的想法,平庄喜不自胜,连疼痛都顾不上了,连忙翘着腿起身催促了起来:“那快走快走!”
  
  有人喜便有人悲。
  
  难得机灵起来的小沙弥不知什么时候偷偷跑了,此时已然带着一群寺内的师兄弟赶了过来,行至怀玖大师面前,为首的那个和尚想也不想便急急问出了口:“主持,听说您要下山?可莫要想不开啊!”
  
  想不开?平庄一听火气便上来了,想也不想便给了他们一个白眼:“我九叔上山才是想不开,眼下是想开了才同我们下山来着!快闪开,莫要挡路!”
  
  若是被这群光头和尚挡的太久,九叔又想不开了怎么办?
  
  虽说他也不知道乔大人哪句话触动了九叔,不过这位上峰虽说喜怒无常了些,做的事还当真大多都是难得的大好事了。
  
  等他脚好了,定要尽早早回到这个上峰身边,好好为她做事的。
  
  为首的和尚不肯闪开,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,嘴一扁,居然说哭便哭了起来:“怀玖师弟,你若是离开了,咱们寒山寺的香火……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